“为何一定要在船上?!”李明希反问。“因为没人打搅。”说完,龙九天就示意保镖抬他上去。要上去吗?李明希很犹豫,可是龙九天都上去了。她今天就是来跟他谈判的,不上去也没法谈判了吧。李明希的确没的选择,她没

萧琅接住枕头,笑着俯身过来:“反正都要脱,所以索性不穿了。”反正都要脱……看他说的什么话。李明希挑眉道:“我今晚没心情,你别碰我啊。”萧琅捞过李明希的身体,抱住她,忐忑的问:“还在生我的气?对不起,我

萧琅坐在李明希身边,给她系好安全带,笑道:“你看,时间是不是刚好够?”李明希好笑的白他一眼,接着打了一个哈欠。经过一通折腾,她已经很困了。萧琅搂着她的身体道:“睡一会儿吧,到了我叫你。”李明希靠着他,

^掠空飞行中,楚云升感到诧异,大神官怎么可能活着?它的身体以及零维都被杀为碎片,难道还能黏合起来不成?不管如何,他也要去看一下,乘着威势还在,一时半刻就能刚回来,细高人暂时出不了什么状况。大约三十多分

^“杀!”,“封!”凡是听得懂楚云升最后一句话的人,譬如鲍尔,譬如林双宜,一下子便在自己的脑袋里回荡出这两个曾熟悉无比却又简单到极点的话音,眼神顿然凌乱起来,竟有些不知所措的震愕。这件事发生在几个月前

(www.FreeXs.cn)楚云升走到厨房门口时,觉得嗓子有点难受,便向格恩说道:“你去帮我拿点润喉的药来,我的喉咙估计还在恢复,干涩发痒,一说话就很难受。”格恩应了一声,让楚云升张开嘴,检查了一翻